首页     国际     国内     视频     体育     直播     图片     娱乐     伴语私塾     演出       汽车     移动版       
首页>>新闻>>正文

赵忠祥:一个时代的声音远去

2020-01-16 14:15:00|来源:稿事编辑部

1月16日,中国著名播音员赵忠祥因病在北京逝世,享年78岁。

赵忠祥的儿子赵方发文证实了这一消息。

就在前几天,有媒体报道,倪萍还去医院探望了赵忠祥。


这或许就是他们的最后一面。

从此以后,陪伴了我们童年的声音,真的是再也听不到了。

01.

赵忠祥,1942年1月16日出生于河北省邢台市宁晋县。

年少时,本来赵忠祥是想当一个好的体操运动员,却因为受伤,无意间接触到了播音行业。

那时候的他精力旺盛,兴趣广泛。不仅参加东城区学生话剧团,还接受过专业教师的严格训练。同时喜爱古典文学,也尝试着作诗;俄语也学得不错,曾作为学生代表用俄语发言。

正是这样的基础,让他可以顺利进入主持行业,并脱颖而出。

赵忠祥回忆,

“我并不热心当播音员,但年轻人的好胜心理无疑刺激着我。我第一次到广播大楼应试,得知有一千多人试音,要花费四个月的时间。这是一次公平的竞争,为了挑选一个播音员花费这样长的时间,这么大的力气,使我产生了好胜心,希望在这次竞争中崭露头角。至于是否放弃高考,还没有下最后的决心。”

1959年,经过多轮选拔,赵忠祥进入中国中央电视台的前身北京电视台,担任播音员。是中国第二位电视播音员、第一位男播音员。

1979年随邓小平访美期间采访过美国总统卡特,成为第一位进入白宫采访美国总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记者。

1981年,赵忠祥开始主持中央电视台《动物世界》栏目。

1984年起先后主持过13届央视春节联欢晚会。

1984春晚主持人卢静 赵忠祥

但是1983年第一届央视春晚的开幕致辞第一句话就是他说的↓

那时候的他,估计也没想到春晚会成为大家过年的重要部分,会成为中国历史上收视率最高的节目。

和倪萍第一次同台主持春晚是1991年

他们搭档一起主持了13届春晚,陪伴着千家万户度过了一个又一个辞旧迎新的日子。

1999年那年,宋丹丹和赵本山的小品《昨天,今天,明天》诞生了“我十分想见赵忠祥”和“倪萍就是我的梦中情人”经典金句。

台下的赵忠祥和倪萍笑开了花。

这也是赵忠祥最后一年主持春晚,这一晃,原来已经过去了20年。

02.

多少年后,赵忠祥也难以忘记主持过的春晚。

“有主持的,有朗诵的,更有之后参与小品的,每一次都是不一样的经历,有快乐的,也有悲伤的。18次参与春晚,对我这个电视工作者来讲,已经大喜过望了。”

同时,他也始终秉持作为主持人的操守。

最让赵忠祥引以为豪的是 ,主持了这么多届,没有给主持词添一字、少一字。

“主持词完全是由撰稿给主持人写,一旦词给了你,根本就不能变一个字。我不知道别的主持人的经历,就我来讲,添一个字、减一个字都是不允许的。”

除了春晚,赵忠祥给人印象深刻的节目就是配音《动物世界》和《人与自然》。

“春天来了,万物复苏,又到了动物们繁殖的季节……”

在赵忠祥磁性声音下,很多人都“听到”了动物世界,“听到”了大自然。

有人统计,赵忠祥至今已为《动物世界》和《人与自然》共配解说两千五百多部集,解说文字一千八百多万字。

《人与自然》则是第一个受到联合国秘书长加利表扬的中国电视节目。

赵忠祥曾说:“《动物世界》第一期就是我播的,我当时并不认为它日后有什么值得我纪念的,更从没想到它能播到家喻户晓、深入人心,人人都喜欢,能够在社会上一定的认知领域来保护野生动物。”

这两个节目也无形改变了他的人生,“作为节目的第一个观众,也作为一个传播者深受影响,我逐渐对各种门、纲、科、目动物的知识、生态环境、整个食物链条有了深入了解。在做《人与自然》节目过程中接触过百余名国内顶尖专家学者,听他们把各自最前沿的研究成果、科学理论用最简单易懂的话传达给我,这个受益是无穷的。一个人给你一句两句,加起来你要得到多少知识的滋养!”

2000后,赵忠祥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。

偶尔也会出现在一些综艺上,用声音勾勒起大家童年的回忆。

03.

赵忠祥曾在媒体上这样谈及作为主持人的感受:“我觉得这个职业真的是一个非常神奇的事儿。

在一定程度上来讲,主持人当技巧大家都差不多或各有所长,百花齐放的这样一个过程当中,这个时候的文化层次就是显现它的功力了。实际就是比完了技巧比文化。比完文化以后,就是一个人品和人格了。

其实就是比人格。为什么有的人在电视屏幕上大家就喜欢他,其实他不一定天天说得甜言蜜语。为什么有的人就觉得他做得也不错,观众不是很能够接受他,我觉得这里头真的有一个做人的问题。”

2008年,赵忠祥接受南都周刊专访直言:“退休了,以后更不可能会去跟央视的主题节目发生关系了。虽然观众可能怀念我,但我真的有点勉为其难了,我过去做得很好,不等于我现在还能做得很好,从体力、精神上可能再主持会很累”。

他还透露,自己从无收视压力。

“我做任何一个节目,收视率都是最高的,做《正大综艺》,我所讲的也是满场爆笑,收视率在37%,《动物世界》上个月7%的收视率,没有人超过我。”

“我要没有这个把握,我就不做了,你相信我的职业眼光,我干了半个世纪,我知道哪个节目能做好。”

新民晚报曾有这样一段报道:

在回顾自己主持央视春晚的经历,赵忠祥这样评价自己的多个“第一”:

“在做许多第一的事情时不会知道是第一,就像熊猫它不知道自己就是国宝一样,往往觉得第一很神圣的时候他做不出第一来,在历史不经意的一回首间,他就成第一了。”

可以说,赵忠祥的一生无愧于主持人这个身份,他的声音影响了几代人。

如果不是因癌变去世,今天是赵老师的78岁大寿。

文中部分引用:

《岁月随想》

北京日报客户端

南方周刊

新民晚报

为您推荐

新闻
娱乐
体育
军事
汽车